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高質量發展路徑研究

  點擊數:267  發布時間:2020-03-18 09:12
強化知識產權戰略。大力支持技術領先型企業參與國際標準的制定,搶占技術發展的制高點。支持知識產權的創造和運用,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和管理,加大軟件創新成果的保護力度,推動軟件科技成果產業化。
關鍵詞: 火炬軟件基地高質量發展路徑 ,信息技術服務業 ,火炬軟件

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在科技部領導下,火炬軟件基地充分依托現有優勢,積極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政府的引導推動作用,整合科技創新資源,營造創新創業環境,完善服務體系,充分釋放科技創新潛能,在打造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推進軟件企業技術創新、實現關鍵技術突破以及加速軟件產業國際化等方面發揮了巨大的示范帶動作用,成為引領我國軟件科技創新和產業化的重要旗幟和主力軍。截至2018年年底,科技部共認定火炬軟件基地44家,其中80% 以上的火炬軟件基地建在國家高新區。

軟件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靈魂,是提高國家整體競爭力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是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的關鍵支撐,其發展水平、發展規模和發展速度直接關系到國家的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國家安全。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軟件產業發展迅速,在我國經濟發展中起到了“風向標”和“火車頭”作用,成為全球軟件產業發展的重要增長極。2018年,我國軟件業務收入達6.3萬億元,同比增長14.2%;實現利潤總額8079億元,同比增長9.7%。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服務業增加值比2017年同期增長30.7%,增速居國民經濟各行業之首,占GDP的比重達到3.6%,軟件和信息服務業已成為我國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重要推動力量。 

國內外軟件產業發展態勢 

在世界軟件產業發展過程中,為搶得產業發展先機,占據全球產業鏈有利地位,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高度重視軟件產業發展,制訂立足各自國情的產業發展戰略,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形成了適合各自特點的軟件產業政策體系與發展模式。例如,美國以“全面主導”的產業發展模式,占據全球產業鏈上游位置。日本和韓國不斷推動本國信息化應用水平,圍繞國內市場需求,形成軟件產業、軟件服務業、國家信息化相互支撐、協調發展的格局。印度大力發展軟件外包服務和離岸業務。愛爾蘭利用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吸引跨國公司建立生產基地,成為跨國公司在歐洲的運營中心和軟件集散地。 

在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以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與傳統制造業、服務業交叉融合,進一步發揮基礎支撐作用,催生出一批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進入跨界融合、加速創新、引領發展的新階段。軟件成為信息技術之魂、網絡安全之盾、經濟轉型之擎、數字社會之基,是引領新一輪科技創新的源動力。

第一,強化戰略布局,構筑競爭優勢。近年來,大國間科技競爭態勢日趨激烈,各國紛紛搶占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先機,在以軟件為基礎的人工智能、量子科技、信息安全和數字經濟等顛覆性技術領域和信息、能源、先進制造等基礎性科技領域均加強戰略性和針對性布局,確保緊跟新科技革命浪潮、把握發展先機,以期形成非對稱戰略優勢。

人工智能方面。美國制定“國防部人工智能戰略”,加快在國防領域部署,促進人工智能關鍵核心技術和市場應用的發展。德國發布《人工智能戰略》,推動“工業4.0”與人工智能技術充分融合。印度發布《人工智能國家戰略》,明確在醫療、農業、教育、智慧城市等重點應用領域進行戰略布局。我國高度重視人工智能發展,2017年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了“三步走”的戰略目標,2030年搶占人工智能全球制高點。 

量子科技方面。美國發布“國家量子法”,全面加速量子技術的發展和應用。歐盟發布《量子宣言》,宣布將投資10億歐元,促進量子通信網絡等技術的發展。英國發布量子信息技術專項,投入巨資重點支持量子傳感器及集成芯片等2019年量子技術的研發及量子通信和量子計算等方面的研究成果轉化。 我國發布的《“十三五”規劃綱要》把量子通信與量子計算列為國家重大工程項目之一,《“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布局量子通信網絡發展等重大工程建設。 

數字經濟方面。歐盟更新了《第九研發框架計劃》,對即將到來的新一輪數字革命提前布局;英國發布《數字憲章》,推動數字經濟領域的技術創新;法國公布《數字領域法國國際戰略》,規劃互聯網管理、數字經濟和網絡安全領域發展的原則及目標。我國對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加快建設數字中國作出重大戰略部署,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第二,跨界融合發展,加速迭代創新。伴隨信息通信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應用的不斷深化,軟件與網絡深度耦合,軟件與硬件、應用和服務緊密融合,步入加速創新、加速迭代、群體突破的新時期,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充分發揮基礎支撐作用,加快向網絡化、服務化、平臺化、智能化、融合化方向演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向更多應用領域普及,推動產業融合發展和轉型升級。 

助力傳統產業轉型升級。軟件和信息技術加快向傳統產業領域滲透,推動行業間的融合發展。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加速向工業的研發設計、生產、供應鏈、銷售、服務等全價值鏈環節滲透,形成新模式、新業態,重塑產業組織與制造模式,重構企業與用戶關系。 

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隨著量子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發展和成熟,軟件和信息技術與生物技術、能源技術、材料技術等多學科之間實現了更廣泛的滲透、交叉、融合,形成集約化的發展模式,衍生出新的產業形態,推動先進的數字化制造技術,引發新的技術變革和產業革命。 

催生現代服務業新業態。隨著信息技術應用的不斷深化,與業務融合的日趨緊密,軟件正成為經濟社會各領域重要的支撐工具。以軟件為核心的信息通信技術在醫療、教育、娛樂、物流、金融、零售、旅游等現代服務業各領域的滲透,促進了數據的流動和使用,催生了移動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智慧物流、平臺經濟、共享經濟等新業態,為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帶來了巨大的業務創新空間。

火炬軟件基地發展情況 

1995年,在實施火炬計劃的基礎上,科技部創造性地提出以建設軟件基地的方式推動我國軟件科技創新和產業化發展,并認定東大軟件園為首家國家火炬計劃軟件產業基地,開啟了我國軟件產業化發展的進程。由此,火炬軟件基地也成為國家有關部委推動軟件產業發展的核心載體。截至2018年年底,科技部共認定火炬軟件基地44家,其中80% 以上的火炬軟件基地建在國家高新區。近年來,相關認定工作也逐步面向縣級城市。

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在科技部領導下,火炬軟件基地充分依托現有優勢,積極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和政府的引導推動作用,整合科技創新資源,營造創新創業環境,完善服務體系,充分釋放科技創新潛能,在打造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推進軟件企業技術創新、實現關鍵技術突破以及加速軟件產業國際化等方面發揮了巨大的示范帶動作用,成為引領我國軟件科技創新和產業化的重要旗幟和主力軍。 

第一,規模與效益不斷提升,助力經濟騰飛。火炬軟件基地發展迅速,產業規模不斷擴大,主要經濟指標大幅提升,在全國軟件產業發展中占據重要地位。 

作為區域發展軟件產業的集聚地,火炬軟件基地形成了以軟件產業發展為主體的產業格局。2018年,全國火炬軟件基地實現營業收入4.64萬億元,與2018年GDP的比值為5.2%。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實現軟件收入3.46萬億元,占全國軟件產業收入的55%。軟件收入超千億元的12家火炬軟件基地軟件收入之和占總額的85%。軟件技術與信息服務收入9556億元,在軟件收入中的占比超過1/3。軟件產業加速向平臺化、服務化轉型,信息技術服務市場不斷拓寬,為產業融合發展提供軟件支撐能力不斷加強,產業結構持續優化。火炬軟件基地盈利能力穩步提升,2018年實現利稅總額6331億元。火炬軟件基地成為推動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 

第二,軟件人才集聚,構筑產業發展生力軍。火炬軟件基地集聚和培養各類軟件高端人才和適用人才,軟件隊伍日益壯大,有效吸納了人才就業,促進了區域經濟增長,成為我國軟件產業發展的生力軍。截至2018年年底,火炬軟件基地從業人員總數409萬人。其中,軟件從業人員339萬人,占火炬軟件基地從業人員總數的83%,軟件專業化人才特征突出;本科及以上學歷人員294萬人,占從業人員總數的72%,已形成高學歷人才的聚集態勢;軟件研發人員217萬人,占軟件從業人員的比重達到64%,智力密集型特色顯著,軟件研發能力不斷增強,為軟件產業創新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保障。 

第三,集成科技資源,增強創新能力。火炬軟件基地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有效集成科技資源,支持企業研發創新。2019年,火炬軟件基地科技活動經費支出總額4488億元,研發經費支出總額2124億元,占全國研發經費支出的10.8%,研發經費投入強度達到5.5%,為火炬軟件基地的創新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并取得了明顯成效。 

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企業承擔國家級科技和產業化項目1000多項,承擔地方級科技和產業化項目近9000項,火炬軟件基地已成為國家和地方科技和產業化發展的主力軍。隨著火炬軟件基地企業創新能力不斷增強,軟件創新成果不斷涌現,自主版權收入不斷提高。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實現自主版權軟件收入1.4萬億元,占軟件收入的比重達到42%。火炬軟件基地新增軟件著作權登記數5.5萬件,新增發明專利數3.2萬件。火炬軟件基地高質量發展成效顯現。 

第四,完善服務功能,提升孵育能力。火炬軟件基地入駐企業快速增長。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共有入駐企業6.1萬家。其中,軟件企業4.8萬家,高新技術企業超過1萬家,園區超億元企業3500多家。火炬軟件基地骨干軟件企業相繼入選全國軟件企業百強和全國互聯網企業百強。火炬軟件基地新增入駐企業6000多家,其中南京軟件基地入駐企業由2017年的630家增長到2018年的895家,同比增長達到42%。這也反映出火炬軟件基地的發展環境對軟件企業的吸引力和孵化培育園區自有企業的力度。 

火炬軟件基地在孵育中小微軟件企業成長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在孵企業1.2萬家。在火炬軟件基地入駐的近4萬家企業中,小微企業占77%以上。火炬軟件基地通過搭建公共技術服務平臺,建立專業化服務共享機制,提供科技服務等手段積極孵化和培育企業,大幅度降低了中小微軟件企業開展技術創新活動的門檻,成為軟件企業成長壯大的搖籃。 

第五,建設專業化園區,支撐區域發展。火炬軟件基地充分發揮軟件和信息技術對支撐區域經濟結構調整、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催生新興業態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釋放“互聯網+”的巨大潛力,加快推動軟件和信息技術與其他行業的融合、與智慧城市建設的融合、與區域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融合,以特色化、差異化、專業化來支撐、引領和帶動產業變革,成為區域創新發展的重要動力和新增長極。

火炬軟件基地在國家政策引領和地方政府支持下,逐漸將火炬軟件基地打造成特色鮮明的專業化園區。例如,杭州高新軟件園主要發展集成電路設計、網絡安全、智慧醫療、智能交通、關鍵控制芯片研發;西安軟件園著力發展行業應用軟件、IC設計、大數據、云計算及人工智能等;上海軟件園突出發展人工智能、金融信息服務、物聯網等領域;齊魯軟件園圍繞大數據和信息服務產業、集成電路與半導體產業、人工智能與工業物聯網、總部與科技金融服務業進行布局;貴陽火炬軟件園重點發展大數據、大健康、高端裝備制造、高端服務業等主導產業。 

火炬軟件基地創新發展面臨的問題和挑戰 

火炬軟件基地在改革開放和產業結構變革的大潮中突飛猛進,成效顯著。與此同時,在國際局勢不穩定的局面下也面臨著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產業缺乏核心競爭力、缺乏國際龍頭企業、人才結構性短缺以及產業生態不完善等困難和挑戰。

第一,中美貿易摩擦凸顯核心技術缺失。2018年以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對中興實行禁售,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這也給我國軟件產業和火炬軟件基地加快核心技術創新敲響了警鐘。 

目前,我國火炬軟件基地企業在研發創新方面大多進行跟隨式創新,技術儲備和技術來源不足,核心競爭力不強。高端工業軟件市場80%被國外壟斷,中低端市場的自主率也不超過50%,操作系統、數據庫、高端軟件等關鍵共性核心技術研發和應用受制于人,軟件、芯片、標準等方面的自主研發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軟件產業“缺芯少魂”問題凸顯,關鍵領域核心技術未實現自主可控。 

第二,人才結構性短缺日益突出。軟件產業是知識密集型行業,專業人才隊伍是持續健康發展的核心。隨著新興產業的發展和傳統產業智能化升級改造的旺盛需求,復合人才、高層次人才緊缺,軟件人才結構短缺導致供給能力不足成為火炬軟件基地高質量發展面臨的重要問題之一。

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飛速發展,而人才作為重要的支撐,變得越來越“緊俏”。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軟件企業產學研用對接不夠深入,人才與企業對接缺乏協調機制,“企業招不到人才”與“人才對接不上企業”的矛盾日益突出。既熟悉軟件和信息服務技術又擁有融合領域專業知識積累的跨界復合型人才、對軟件產業基礎研發和理論研究的高層次人才緊缺,不能滿足行業的需求。 

第三,軟件產業創新生態建設有待提升。我國在支持軟件和信息服務業發展的政策、資金、龍頭企業、服務體系等產業生態建設方面,與發達國家和地區相比還有較大差距。2018年,火炬軟件基地10億元以上的大型軟件企業有628家,只占軟件企業總數的1%。行業龍頭企業和世界級領先企業相比,體量較少,且整合發展資源和帶動產業鏈能力不足,在產業技術變革中的引領作用不突出,與產業鏈上下游企業間缺乏深度合作,未形成良性的產業發展生態。 

按收入規模和人員規模劃分的軟件企業中,小微企業占企業總數的比例超過70%。在軟件產業新形態不斷涌現的情況下,促進軟件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稅收優惠政策、財稅政策以及為小微企業發展提供的服務都有待進一步調整和加強。

火炬軟件基地高質量發展路徑

新時期,火炬軟件基地要堅持新發展理念,以深化改革、優化環境、創新驅動、融合發展為主線,加快推動建設高水平、高標準的現代化軟件基地,推動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 

第一,推動技術創新,強化產權保護。推進軟件關鍵技術攻關。要圍繞軟件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產業發展重大技術需求,開展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關鍵共性技術攻關,做好技術儲備,力爭形成一批自主、安全、可控的軟件技術成果。 

強化知識產權戰略。大力支持技術領先型企業參與國際標準的制定,搶占技術發展的制高點。支持知識產權的創造和運用,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和管理,加大軟件創新成果的保護力度,推動軟件科技成果產業化。 

第二,培育骨干企業,強化引領帶動。培育骨干企業。積極出臺相關政策措施,支撐培育一批產業特色鮮明、創新能力強、品牌形象優、國際化水平高的骨干企業。引導創新要素向龍頭骨干企業聚集,扶持骨干企業做大做強,促進軟件基地不斷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實現創新驅動、融合發展。 

軟件企業協同發展。積極培育多層次的軟件企業主體,重視發揮骨干企業的引領帶動作用,推動產業鏈上下游協同發展和跨領域價值鏈橫向拓展,形成大中小微企業相互支撐、相互促進的融通發展格局。 

第三,加強人才支撐,堅持引培并舉。加快海外人才引進。充分利用全球智力資源,發揮中央“千人計劃”等人才引進政策優勢,加強對海歸型頂尖軟件高層次人才和一流團隊的引進,為火炬軟件基地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撐。積極探索與國際接軌的高層次人才服務新機制,為留住人才營造良好環境。 

推動專業人才培養。深化軟件領域產教協同,加強產學研對接與合作,依托高校、科研機構、企業的智力資源和研究平臺,探索適應軟件產業發展新形勢的人才培養模式,推進軟件專業技術人才培訓。加快推進操作系統與工業軟件等關鍵領域核心技術領軍人才培養,形成完善的引才、育才、聚才、用才環境,為企業創新提供人才保障。 

第四,提高專業化能力,支撐區域經濟。建設專業化基地。加強火炬軟件基地專業化能力建設,推動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與其他產業的融合發展。發展特色優勢軟件產業,努力建設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專業化、功能化基地,為產業結構調整,經濟提質增效,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重要支撐。 

提高區域支撐能力。鼓勵地方政府統籌區域優勢資源向火炬軟件基地傾斜,引導火炬軟件基地合理、有序、持續發展,使其成為地方科技工作的重要抓手和區域發展的強大推動力。推動火炬軟件基地建設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一體化”等國家區域發展戰略契合,形成上下聯動,跨界合作機制,為區域經濟發展開拓新空間,注入新動力。 

第五 ,延伸基地布局,推動縣域發展 。加大動態管理。已認定的44家火炬軟件基地分布在26個省區市,部分西部省區市和港澳臺的軟件基地還未納入科技部認定序列。下一步要加強火炬軟件基地動態管理,進一步保證基地均衡性發展。 

推動縣域發展。已認定的火炬軟件基地大部分在省會城市及經濟發達地區,2013年認定的江蘇如皋軟件園是惟一一家縣域的國家級火炬軟件基地。縣域經濟是壯大區域經濟實力、提升區域競爭力的重要基礎和支撐,建議加大縣域軟件基地的認定,促使其成為推動縣域經濟創新發展的重要支撐平臺。 

第六,加強統籌規劃,推進組織引導。加強宏觀指導。充分發揮科技部對火炬軟件基地建設的宏觀管理和整體推動作用,做好頂層設計。圍繞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重大戰略目標和科技部重點工作,研究火炬軟件基地發展總體思路,整合相關資源,健全協同推進工作機制,組織開展火炬軟件基地的建設指導。 

做好組織引導。認真落實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要求,做好統籌協調、分類指導、創新發展研究、宣傳推廣、交流培訓、市場開拓、國際合作等工作,引導和推動火炬軟件基地向差異化、集群化、服務型方向發展。

來源:《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

相關文章


熱點新聞
推薦產品
 
喜乐彩基本走势图